提桑

高一狗的垂死挣扎/本命球岚/热爱文学/好奇心极重的中二患者

【在细雨中呼喊】青涩

月亮向另一片云彩靠近,再度钻入云层

我和苏宇依然坐在河边的石阶,畅谈着我们的过去,劳教后苏宇给我讲了很多事,特别关于女人的,听得我脸红心跳。在这个静谧的夜晚,潺潺的流水声和苏宇的低语让我觉得快乐美好

“孙光林”

苏宇忽然抄起一把石子,扔向黑漆漆的水里,他平静的声音淹没在水花的咕咚声

“你和女人亲嘴过吗?”

我心虚着摇摇头,对他说在麦场那一次就是我的最大勇气了
他仰起脸对我说“在劳教所时,住我铺上的大块头说‘女人的嘴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,有软的也有甜的’。”

“甜的?嘴巴怎么会甜,是吃了糖糕吗?”

“也许是梨膏糖”

我立刻想起什么似得,从布袋掏出一小块油纸包裹的方块,递给苏宇
“城里来的迎亲队伍,经过村口时候抢到的”

他接过糖掰成两半,我们在一片嚼糖声看星星。

过了很久很久,星星被乌云整团包住,月亮又屁颠颠的跑出来了

我转头看着苏宇,他清澈的双眼满是月辉的柔软,我的心脏在狭隘的胸腔扑通扑通

“我们来试试吧。”他很严肃的说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两个青涩幼稚的男孩在波澜的月影下见证了他们第一次的亲吻。

从当时的苏宇看来,我的脸梢是发烫的,耳尖是粉红的,说是接吻,更像是两双干燥的唇片在相互摩擦

评论